IMG_4272.JPG

宜蘭童玩節已經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蘭雨節,而蘭嶼節也將原先童玩節的園區給擴大,以武荖坑、冬山河以及頭城烏石港三地結合,這次我來的是冬山河園區,也就是以前童玩節舉辦的地點。

IMG_4275.JPG

說起童玩節,第一次來是在約莫八九年前了吧,當時我還是國一還是國二的學生,好友阿玄突然打給我,說要不要出去玩,我說好,於是我們就搭上半夜三點前往宜蘭羅東的平快號火車,現在這班車已經不在了,記得那應該是我第一次去宜蘭吧,坐上奔馳在黑夜中的火車,一路經過北海岸,直到日出東方,我們在火車上看了東部的日出,依稀記得平快號那破舊的車窗,老舊的風扇,藍色的車廂及綠色的長座椅,半夜幾乎沒什麼乘客,我們就直接躺在椅子上,我想這是我第一次的鐵道旅行吧,此後還搭了兩次火車去宜蘭,都是去冬山河,一次和前女友,另一次和國中好友,當然前女友也有一起去..那都是段快樂的回憶,只是不堪回首罷了。

30.JPG

記得我和阿玄到了羅東後,問清了路人要怎麼到冬山河,當時還傻傻的,想說不遠,走一段路就到,於是我們往冬山河的方向走去,還記得那一條望不到盡頭的大馬路,左右都是田地,那天天氣很不穩定,走一走突然下起大雨,幸虧我們帶了傘,但沒下幾分鐘,又停了雨,中途經過一家商店,問老闆冬山河還有多遠,印象很深刻的是老闆跟我們說再過兩個紅綠燈就到了,我們往前望去,根本看不到紅綠燈,走著走著又開始下起暴雨,但依然沒多久又停了,就在雨下雨停之間,恍惚地過了兩個紅綠燈,總算看到了冬山河,但到了門口才發現,原來現在童玩節期間,門票竟要三百五十元,此時我身上已經沒剩多少錢了,只見阿玄神祕的對我笑笑,問我想不想進去,我見他笑容便知他留有後手,便大搖大擺地往售票口前去,果然阿玄從手機蓋中抽出一千元,買了兩張票,我們兩得以進去。

事後阿玄問我,怎麼一點也不擔心沒錢買票的問題,我只是對他笑了笑,心道你這點把戲還瞞不過我。

26.JPG

但老實說,我並不知道童玩節原來是玩水的,而我們兩個都沒有帶衣服,只見遊客玩水玩的很開心,我們看的很悶,而阿玄不斷地問我,他忍不住了,想直接衝去玩,濕就濕,曬一曬就乾了,但我不想要,因為我不喜歡渾身濕答答的,那很難過,所以我們只踩踩水,玩一些並不會讓衣服濕透的設施,可以說非常浪費錢而且也相當無趣,不過這是我們第一次的遠門旅行。

24.JPG

當時冬山河的遊客真的是非常多,想當然水質也乾淨不到哪,但玩心大盛之下,根本沒有人會在乎水髒不髒吧,還記得那繩索編出來的高空大橋,起初還不太敢走,牙一咬就走了上去,其實蠻好玩的,可惜現在也已經拆了,這應當保留下來的才是。

22.JPG

這是八九年前的老照片了,對照起現今的冬山河蘭雨節,是不是差別很大呢?

IMG_4276.JPG

第二次去冬山河,是國三畢業後的暑假吧,當時我手骨折,打上厚重的石膏,但是為了與國中朋友的約定,我還是跟他們去了冬山河,但我只能坐在一旁看大家玩水玩的很開心,我手上的石膏告訴我,我不能下水玩,於是,第二次的童玩節,我還是沒玩到水,還被一個白目的小弟潑水,正所謂龍游淺灘遭蝦戲,虎落平陽被犬欺,最可恨的是那小弟的父母還眼錚錚的看我被他兒子欺負,毫不體諒一個斷手打石膏的殘疾人士,不能玩水已經很難過了,還要被小弟潑水戲弄,悲哀阿。

IMG_4277.JPG

第三次是在高中時,三對情侶檔和幾位單身朋友一起去冬山河,事過境遷,現在這三對情侶也都分手了,只是回憶依舊存在我們腦海中,只是繁華盛景的冬山河已經不在,生同眠死同穴的愛情也逝去了,只餘那長流不止的冬山河,笑看人間紅塵情事,這一次的冬山河,我總算是玩到水了,來了第三次冬山河才玩到水,但這次的冬山河美中不足的是,一位朋友堅持自己騎車來宜蘭,而我們則是坐火車來,但在一同前往冬山河的路上,我們在計程車上目睹他被一台轎車撞飛,還記得當時他連人帶車在地上旋轉滑行幾十公尺,而且當時他沒戴安全帽,幸好他命大,只是頭腫很大,送去醫院檢查後,除了些外傷以外,沒有太大的事情,但這讓我在冬山河玩的時候,並不是很開心,少了一個人一起同樂,無論如何我也開心不起來,如今我明白,人想得到的越多,在失去時總會感到特別失落,正如我想要一輩子與我身旁所有的人快樂的聚在一起,但緣份是不由人的,生命中每個在你身旁的人都只是過客,你永遠不知道這些過客什麼時候會離你而去,童玩節都已成了蘭雨節,而妳我身旁的人也已經不同了,東坡的水調歌頭寫道,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,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古人誠不欺我,想要不悲歡離合,是多麼難以成全之事?月亮都不免陰晴圓缺了,但憑靠人一己之力,如何不換得悲歡離合?

而我幸運的一點是,國中的好友如今仍在,十年磨得生死情,縱然經過高中三年大學四年,我們這群國中死黨仍是不散,我想這是上天賜給我此生最大的禮物了吧,縱然失去所愛,但摯友仍在,但願人長久。

IMG_4304.JPG

IMG_4302.JPG

IMG_4288.JPG

IMG_4278.JPG

扯了許多,來說說蘭雨節,來到今年這蘭雨節,只感到與往年童玩節大不相同,沒有了擁擠的人潮,三三兩兩的遊客,在淺水的戲水區玩鬧著,一副幽靜的景象,與當年的熱鬧天差地遠,私心以為,現在的蘭雨節帶給遊客的樂趣已大不如以往的童玩節,也難怪沒什麼遊客來冬山河了..

IMG_4308.JPG

IMG_4307.JPG

行文至此,我突然想起其實我來四次冬山河才是,喝酒喝著寫著文,頭腦也有些不靈活了,高中時有次與前女友來,那時我們交往不久吧,還是感情深厚,而且單純,現在想想,那真是段美好的記憶,或許當時我們倆眼中只有彼此的存在,而且也沒現實環境的壓迫,彼此愛的很快樂吧,但現在想起,那或許就是蠢蠢的愛,當然這種愛情也是最單純最美好的,感情是不變的,真正變的是人心,心一變,再深厚的感情依舊敵不過,自古皆然,我依然記得當初妳我曾經說過的,後來想想,那不正是生同眠,死同穴,天地合,不敢與君絕的一段情感嗎?

終究是癡心妄想,這世上原來沒有如此癡情,更遑論妳我相約定百年,若誰九十七歲死,奈何橋上等三年的深情,原來我所期待的美好愛情,竟是如夢似幻,如此不堪考驗,分手一年過後,我雖不再為分手難過,前些日子也曾對個女孩有些好感,本以為能走出陰霾,只可惜終究晚了一步,徒留遺憾,上天待我如此,而我經歷大喜大悲,自求靜心處世,若此生與紅顏無緣,便也不再強求,誰叫世情令我失望太深,一生癡情無人可托,守得青燈明月,也是一番苦中尋樂,或許足矣。

IMG_4314.JPG

IMG_4312.JPG

此後便作一世外之人,隱於市,笑看世情,或許能得一心靜..

苦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