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2190P28T3D2639798F346DT20090805170732.jpg

中共60年國慶的兩部電影,一部是建國大業,另一部就是天安門,天安門的故事背景是在講1949年,中共開國之前,晉察冀軍區抗敵劇社舞美隊在九月二號接獲任務,由隊長田震英帶領他的小隊,必須在十月一號開國大典之前,完成整修天安門的任務,接獲任務的時候,距離中共開國大典只剩28天,剛好與中共革命28年建國時間相同,而此片在大陸上映的時間剛好也是距離十一國慶28天,也就是九月二號上映的。

舞美隊隊長田震英是個看起來憨厚老實的人,總是一副傻笑,他的小隊有四個隊員,其中一個還是日本人,這日本人是在華日人反戰聯盟的戰士,不知道史實中,是否真的有這號人物,還是導演捏造出來的人物,借此來傳達一些中日友好的意味,這我蠻好奇的,不過在劇末的回憶照片中,似乎有這個日本人出現,或許是真的也不一定,其實在抗日戰爭結束後,有許多留在中國的日本軍,都加入國共兩黨,繼續參加國共內戰,例如國民黨中的白團,就是留下來的日本軍隊。

這部電影的政治歌頌意味,比較不像建國大業那麼重,主要是走溫馨路線,故事在說舞美隊隊長田震英要在28天內,完成天安門的整修以及開國大典上,天安門作為舞台的設計,當田震英來到天安門時,這天安門簡直是一片廢墟,不但廣場雜草叢生,城樓宮殿也是破舊不堪,灰塵深厚,而後開始清理,並且開始畫草圖設計,一開始他們很興奮,把一堆有關於紅色革命的象徵物,例如紅旗、鐮刀搥子、五角星等象徵物,大咧咧的掛上天安門城樓,沒想到被百姓和其他軍等人批評太過雜亂,不適合,最後小隊員去徵詢各界人士意見,由日本隊員上野重新設計草圖,最後決定把過多的象徵物去除,在天安門城樓上掛上八個超大紅燈籠,這八個超大的燈籠也是最困難達到的地方,本來隊長田震英找了京城裡的四大燈籠商號來做,沒想到做出的燈籠不夠大,效果不好,正當田震英很沮喪時,燈籠店老闆推薦田震英去找以前皇帝時代,為宮裡做燈籠的老師傅,找到了老師傅後,幾經波折,終於製成大燈籠,這老師傅也挺有趣的,彷彿還活在帝制時代,對於紫禁城還是相當敬畏,見到天安門就想下跪,不過另一方面他也不是顯得如此迂腐,也不是那麼衰老,看他做起燈籠來,還是相當有力,而且在最後還跟自己做的大燈籠敬禮,對於自己藺家的手藝能永存於天安門上,感到非常滿意。

於是這個傻裡傻氣的舞美隊,終於在28天內把天安門拿下了,而就在開國大典的前一晚,日本隊員上野接到可以回國的通知,他當初因為反對日本侵華戰爭,遭到日本政府通緝,逃亡到中國,拋妻棄子,等到戰爭結束後,終於可以回國與家人相聚,但對於要離開昔日的戰友和不能參加開國大典,抱持著相當不捨與遺憾回國,坐在離開的車上,與舞美隊隊員和天安門告別,上野傷心的哭了,在開國大典開始後,上野在船上透過收音機,聽到開國大典傳來的聲音,感到相當欣慰。其實我覺得這段真的是太煽情了,而且也有點自我感覺太過美好,我不是很相信一個日本人會對中共有那麼深的感情,感覺是導演刻意拍出來的,當然事實如何我也不清楚,總之我對上野這角色是抱有相當大的存疑的。

最後舞美隊隊長田震英,因為佈置天安門的功勞,得以在天安門城樓上一同參加開國大典,看到毛主席走上城樓,在人群中的他非常激動,好不容易擠到人群前面,卻也無法和毛主席握到手,但他還是很激動的舉起手對毛主席敬禮,姑且不論政治方面,我想我能體會他的心情有多激動。影片的最後,是老了以後的田震英和他的妻子兒子來到天安門前拍照,他的兒子問他天安門在他那年代和現在有什麼改變,田震英說和他以前佈置的都一樣,只是更新更好了,並且說他做的燈籠,已經在城樓上掛了六十年了,我想這是暗地歌頌中共建國六十年吧。

這部片比起建國大業,我是覺得歌頌政治方面的意味比較少一點,不過在情節上有點太煽情,尤其是日本隊員上野這段,讓人感到有點不真實。這部片比較偏向描述那些當年佈置天安門開國大典中的無名英雄,他們在佈置天安門時所遭受的困難,以及隊員之間的情感,劇末還放上之後幾年間,這些隊員重回天安門前合照的照片,不過我看這些照片的人,跟電影中的演員超像,不知道是演員找得像,還是這些照片是演員拍的?但我想這些照片應該是真的,只是演員長得像吧!總的來說,若撇開政治歌頌宣傳部分,這部片還算是蠻溫馨的小品電影。建國大業若是激起壯烈激情的話,那天安門就是營造溫馨感人的氛圍,兩部片剛好形成互補,中共建國六十年都有兩部影片歌頌了,不知道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時,有沒有什麼電影也來歌頌一下呢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苦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