飲酒過量,有害健康。未成年請勿飲酒


在喝了兩三個月的啤酒後,也是該提昇等級,開始喝喝烈酒了,但烈酒又非常貴,不像啤酒一次買個一手也不覺得多貴,況且一手喝完,也有點酒酣感,前些日子遭逢失戀的我,就是想買醉,既然要買醉,也不用在意要喝什麼好酒,只要是酒精能讓我醉的就好,而且失戀最佳的伴酒,我想也非啤酒莫屬,那種苦澀的滋味,跟心裡的苦是相呼應的,小孩或某些不愛啤酒的人總是嫌啤酒苦澀難喝,我想,那是因為他們沒經歷過人生中的苦澀,不懂苦澀的啤酒對失意的人來說,如同知己相遇般,真的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滋味。

素聞雪樹伏特加非常好喝,而ABS如同工業酒精般,我就對好喝的伏特加感到十分好奇,其實我對洋酒向來不抱太大興趣,我始終對擁有特殊香氣的中國白酒情有獨鍾,尤其是酒鬼,更讓我魂牽夢縈,只可惜沒什麼機會喝到,記得高中時,喝過同學帶來的桂花酒,那也是香氣十足的一款酒,同樣讓我難忘,國中喝家裡酒櫃裡某一小罐不知名的茅台酒,同樣讓我驚豔十足,總的來說,中國白酒的香氣總讓我迷戀,而洋酒的香氣與酒味,則是讓我敬謝不敏,尤其是喝過幾款威士忌,我實在是不喜歡威士忌的味道,也或許我沒喝過好喝的威士忌吧。

對伏特加的第一印象,是來自思美洛的ICE,大概是我高中的時候出的玻璃罐調酒吧,許多女生和不喜歡喝啤酒的人愛喝,我偶爾也會喝喝,就像喝果汁般,ICE其實就是vodka lime,這是黑色罐的,紅色罐的我記得是檸檬的,我愛喝的是黑色罐裝,有著萊姆的獨特味道,但我身旁的朋友則是認為紅色罐好喝,但現在黑色罐裝的比較難買就是。

扯遠了,某一天,突然覺得我不能再這樣下去,看著賠了錢的運彩彩券,我想今夜是個喝酒的好日子,匆匆的跑到土城大潤發去買了特價中的蕭邦,本來入門想先從雪樹開始,但土城大潤發沒有雪樹,記得之前板上說過土城大潤發有699的雪樹,可惜我去的時候,根本不見雪樹的影子,在家樂福倒是有看過,但賣價999,實在有貴到,只好棄雪樹,選669的蕭邦了,其實蕭邦的瓶子和雪樹頗像,造型相同,只是圖案不同,蕭邦顧名思義,上面有個人像,那應該是蕭邦,不確定的原因是因為我沒見過蕭邦,不知道他長怎樣,既然酒名蕭邦,那我想上面的半身人像應是蕭邦無誤。





雖然蕭邦的瓶子也不錯美,但比起雪樹來說,我還是喜歡雪樹的瓶子多一些,也許下一隻買的酒會是雪樹,因為在寫此文同時,我也找到了較為便宜的雪樹,還有生命之水,至於為什麼我想喝生命之水,一時也說不清,等到我買了喝了寫心得時再來談,或許我是想從生命之水那高達80%的酒精濃度中,找尋屬於生命的真諦吧。





蕭邦伏特加是波蘭產的酒,原料則是馬鈴薯,嗯,我真的不知道馬鈴薯可以拿來做酒,酒精濃度40%,本來想要嘗試看看凍飲,但我實在等不及了,冰了沒多久就拿出來喝,所以是冰冰涼涼的溫度,冰飲的感覺是,非常的順,感覺像是在喝冰開水般,一點也不像烈酒,我對烈酒的印象是,非常的辣口,會讓舌頭整個麻痺,那是種致命的快感,在短暫喪失味蕾的感覺中,尋找酒精帶給我們的麻木,麻痺了傷心,然而,蕭邦伏特加卻沒給我帶來這種銷魂的麻痛感,他像平淡無味而又帶點特殊的香氣的白開水般,順順地滑入喉嚨,當然,也沒有如其他烈酒般的燒喉感,透明的酒液一直到了胃裡後,才在胃裡燃燒起來,讓我感到一股灼熱感,但是很舒服的灼熱感,或許該說是撫慰靈魂的溫暖。

常溫下飲用時,有一股難以形容的香氣,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氣味,但覺得很熟悉,好像是我小時候看耳鼻喉科時,聞到的那種氣味,這種形容,或許會讓很多人對這款酒卻步吧,哈哈,不過這氣味真的讓我想起在醫院裡的味道,或許這就是酒精的味道吧,常溫下入口,比冰的時候多了一點麻舌感,但並不很強烈,在入喉時,依然非常順口,而入喉後,則感到一股酒精衝上喉頭的順暢快感,順著食道而下,慢慢地感到烈酒所帶來的灼熱感,接著在胃裡燃燒,慢慢的漫延上來,這酒對我來說,也是屬於後勁強烈的一種,至少我在前幾杯下肚,還沒有什麼醉意,而是過了一小段時間後,才會慢慢感到醉意。

其實很捨不得喝,畢竟價格不便宜,而且我還算滿浪費的,拿蕭邦來調酒,不過調出來的酒倒是滿好喝的,接下來幾篇再來寫調酒的心得,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,蕭邦也快被我喝完了,下一個目標還在猶豫要買生命之水還是DITA,還是好事多的荔枝伏特加,或是雪樹,也許我會先一起買生命之水和雪樹吧,生命之水可是我身旁朋友都引頸期待的,眾人皆想嘗嘗80%的滋味,只可惜台灣似乎買不到96%的,否則我還真想嘗試看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苦蓮 的頭像
苦蓮

柔藍食單

苦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