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3012.png 

今年如果沒有意外的話,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參加政大中文系主辦的道南文學獎了吧!從大一一直到碩二,六年六次道南文學獎,我年年參加,僅有一年沒有得獎,累計至今,加上今年最後一次得的獎,我這六年來總共拿了十個文學獎,但很遺憾的是我從第二名、第三名到佳作都拿遍了,始終就是拿不到第一名,而且最令人哀怨的是有幾次我都與第一名擦身而過,原因在於評審覺得作品水準不夠,所以第一名從缺,只給了我第三名或第二名,最後一次參賽了,想不到還是無法拿到第一名,實在是我在政大這幾年來最大的遺憾。

今年拿的獎比去年少了一項,今年只拿了三個獎,分別是古典散文、古典曲和古典詩。

IMG_3007.png 

題:竟夜
作者:林苦蓮
詩序:六月四日前夕,竟夜不成眠,思起過往,不勝感慨,遂作此詩。

竟夜無眠思過往,方知情事古難全。
青絲漸雪人憔悴,燭淚成灰意悵然。
慘綠春華今已逝,輕狂歲月不能還。
紅顏薄倖非伊錯,卻負情癡二十年。

解析:

一整夜無法入睡,不禁回憶起過去,經過多年的體悟與經歷,才知道自古以來感情事本來就難以圓滿。在這幾年間,隨著年齡與煩惱的增長,一頭青絲也逐漸出現了白髮,人也越見憔悴;眼見蠟燭燃燒後流下的蠟滴已成為灰燼,就像這些年流下的眼淚,早已風乾無痕,只剩下悵然的思緒。

回想起當年為了感情徬徨的青春情思,早就已經離我遠去;而那段為愛輕狂的年輕歲月也無法再回來了。現在想起那時的傷我心者的薄倖無情,其實也不能怪她,並不完全是她的過錯,自己也負有責任。然而她的無情,卻也辜負我二十年來對於感情的執著與純真信念。

後記:

本詩僅獲得99學年度道南文學獎古典詩組佳作

每年的古典詩都會面臨一個狀況,評審覺得作品未達水準,所以只取佳作,今年也是如此,去年也是。所以這兩年我都只拿了個佳作。

IMG_3008.png 

曲牌:山坡羊
題:思愁
作者:林苦蓮

序:竟夜無眠後,愁思之情無以復加,遂譜一曲。

此生情路,宛如飛絮,漂泊不定無歸處。
人獨孤,悔當初,情深卻被紅顏負。
此段姻緣難再復,思,也是苦;愁,也是苦。

解析:

這一生的感情,就像隨風飄揚的柳絮般,飄泊在茫茫人海中,找不到一個歸處。

為什麼到現在還是孤獨地一個人生活呢?因為悔恨當初的深情投入,卻被她所辜負,這一段感情再也回不來了,無論我想起美好的片段或是感傷起痛苦的回憶,也都只是苦了自己罷了。

後記:

吾本不善曲,然為參賽而強譜曲,雖投稿者三人,餘兩篇不合律,退於決審,故僅餘吾一曲。本應判為第一,然決審有道是未達水準,故而降為第三。嗚呼哀哉,豈不知狀元與探花實有三千元之差,可恨可嘆,名不重而錢甚重,氣煞吾也。

其實我是不太寫曲的,一方面是對曲不太了解。然而去年在寫了一首曲參加得了第二名之後,今年索性再寫一首參加,結果一、二名從缺,我就只拿了第三名,少了很多獎金阿。

IMG_3009.png 

題:旅魂

作者:林苦蓮

序:苦思多夜,實無靈感,憶起往年遊記,忽感來年不得而遊之慌,遂有此作。

山 不在高,有心則至;路不在遠,有誠則近。七洋五洲,寰宇壯闊,人生如露,誰能行透?巫山蒼海,蓬萊桃源,一眼所見,永世難忘。此為遊之興味矣。明有徐霞 客,行遍神州,遊歷十九省。每至一地,必撰遊記,記風土人情、奇情異事,餐風露宿,亦是恬然。先賢之志,吾輩慕之,故以有生之年,行無窮之旅,完一生之 願。

近年閑餘,遍遊東亞。猶記當時,故國神遊,步履神州。由港入杭,一日西湖,但見岸上楊柳垂、餘波漾、夕陽紅、蓮荷翠綠晚風暖,只見小舟 泛水上,遊人似錦,雷峰夕照蘇堤畔,龍井茶香,仲夏夜歡。乘車至滬,十里洋場,百年風華,東方明珠,璀璨流光。黃浦江旁,不見當年列強,此地空餘洋樓房, 江水依然流淌,萬國已歸海角。江南風光,水鄉柳畔,晨昏漫渺,畫舫老厝,古意盎然。南京城外,石門依舊,不減當年風采。故都回眸,滿是辛酸。北上入京,紫 禁城郭彩霞照,三朝古都今猶在,只是國號改。長城北風依舊來,遊子不知家何在?

古賢曾吟:「長安不見使人愁」。吾見長安,更感憂愁。千年城 樓,不朽兵俑,始皇霸業,終是成空,徒留黃土,聞者黯然。由此西去,縱馬邊疆,嘉峪關外,懸壁長城,俯瞰戈壁沙灘,白雲蒼穹空悠悠,頓覺愴然淚下。旅魂茫 然,竟起徬徨,絲路漫長,人世短暫。獨在敦煌,月牙泉旁聽沙鳴,莫高窟內見浮屠。明朝不知身何在,便縱有離情纏繞、千愁萬緒,更與誰人說?

西 域歸來不知足,游子本是天涯命,四海為家無鄉愁。嚴冬北上南朝鮮,寒雪驟降,冰封漢江。東大門外,清溪川前,北國蕭瑟,使人悵然。登南山,上高塔,瞰首 爾,望東洋。盼得寒梅競相放,終渡海峽履扶桑。關西五都,浪花白鷺,異人古剎,京都宇治。姬路城內古意鬧,天滿宮外枝掛霜,處處美景,佳途不覺身是客,流 連忘返。

幾年浪蕩,散盡千金,獨身上路,旅魂不孤。嗚呼!但怕窮一生之命,不足觀世間之美。常言道:「壯志未酬身先死,常使英雄淚滿襟。」 天涯無盡,光陰有限,良辰甚短,佳景卻繁,阮囊羞澀,行止兩難。我欲法遊聖之行,卻恐家業薄淺,不堪消磨。長恨此生非我有,總為五斗米折腰。山河妖嬈,天 地多嬌,只願人長久,行遍千里路。

後記:

雖吾以詩詞入文,讀之音韻跌宕,鏗鏘有力。引而自傲,然評審有言,此犯散文之禁。吾本第二,卻因此而改判第三。惜矣,未知此屆評審標準,不喜韻文之作,然此亦吾過,不應故作姿態,以詩詞入文,引以為憾

古典散文是我的強項,從大一開始就幾乎年年得獎,只有大三和大四僅入圍而無得獎。

其實我最喜歡寫的還是詞,只可惜投了六年的道南文學獎,只有大四那年得了獎,反倒是隨意寫寫的散文幾乎每次都得獎。很遺憾的六年的道南文學,到了最後我竟然還是沒拿過第一名,不過倒也感謝中文系這六年來給了我不少零用錢,每年的道南文學都拿了一筆不少的獎金。其實名次好壞倒是其次,我比較在意的是獎金,像古典詩每年都只取佳作,不取前三,佳作與前三的獎金可是差很多的呀!

IMG_3006.png 

唉,我大概也算是近年來為東亞所貢獻最多獎狀的學生吧!碩士班兩年我總共為所上貢獻了七張獎狀,希望在我今年年底順利畢業後,未來還會有人記得東亞所曾經有一位詩人。


延伸閱讀
[心情] 99年道南文學獎



 


文章標籤

苦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